天津市商务局

中文简体 | 中文繁體 | English | 移动门户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建议提案办理专栏 > 办理结果公开 > 正文

天津市商务委员会关于对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第0030号提案的答复

信息来源:市商务委办公室 【2018-06-08】

中国民主建国会天津市委员会:
  贵党派提出的“关于积极融入“一带一路”战略  建设国际产能合作先导区的建议”的提案,经研究答复如下: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李鸿忠书记也多次强调,天津在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承担着重要角色,是“一带一路”重要交汇点,要把天津融入到京津冀、融入到“一带一路”、融入到中国大开放的大格局。
  一、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基本状况
  2015年3月,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鼓励合作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各类产业园区”。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共在36个国家建成初具规模的合作区77个,累计投资241.9亿美元。其中,56个合作区分布在20个“一带一路”国家,占在建合作区总数的72.72%,累计投资185.5亿美元,入区企业1082家,总产值506.9亿美元。在沿线国家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成为“一带一路”战略实施的重要手段。
  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企业自发+企业自用平台”模式,以企业自发探索境外经贸合作园区建设并致力于为自身提供服务主要特征,这种模式主要出现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二是“政府引导+公共平台建设”模式。2005年,商务部提出建立境外经贸合作区,并于2006年出台《境外中国经济贸易合作区的基本要求和申办程序》,鼓励企业抱团到境外设立经贸合作区。目前这种模式已经成为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中的主流模式。目前我市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有两家,即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和聚龙印度尼西亚农业产业合作区。
  二、建设“一带一路”境外经贸合作区的优势
  无论是在区位、产业基础还是开发经验上,我市参与“一带一路”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都具有良好的先天条件和发展基础。
  (一)产业基础优势。目前我市在产业结构上已经形成了航空航天、石油化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轻工纺织等八大支柱型产业,而且有些细分领域在国内已经有了竞争力和影响力,甚至在国际上都有了一定知名度。这些都为建设国际产能合作先导区提供了基础和前提,使得新区具备了大规模的设备、资本和相关产业输出去的有利条件。
  (二)丰富的园区运营优势。一是在产业园区建设的经验优势。滨海新区作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一个国家综合改革创新区,在建设开发区、保税区、高新区等产业园区方面已经有了20多年的开发运营经验;二是有一定的境外经贸合作区开发经验。早在2008年,泰达控股率先出海,与中非基金共同出资建设了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目前在深化国际产能合作方面,中国开发区运作典范“泰达模式”的品牌效应已经形成。
  (三)自贸试验区的优势。天津自贸试验区作为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无论是在政策设计还是在沟通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等方面,完全可以担当和满足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境外经贸合作区的需求。经过三年多时间的发展,自贸试验区在简政放权、投资贸易便利化等方面已经落地了一批制度创新举措,尤其是在金融创新方面,依托自贸试验区跨境融资平台,从全球金融市场,把各种机会、各个领域、各个客户撮合起来,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贷款、债券、股权等不同类型资金。未来,天津自贸试验区将按照中央部署,认真总结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经验,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对照国际先进规则,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防控风险为底线,扩大开放领域,提升政府治理水平,加强改革系统集成,在进一步对标国际先进规则构筑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进一步培育发展新动能增创国际竞争新优势、进一步深化协作发展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等方面,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更好服务全国改革开放大局。
  三、下一步工作安排
  (一)做好前期调研,找准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定位和方向。拟由我委牵头,联合中信保天津分公司、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对我市的产业和相关政策做好调研分析,摸清产能现状,了解清楚哪些企业在沿线国家具备产能合作和业务开展的需求和条件,进而明确建设市级境外经贸合作区的目标产业和重点企业,最终实现我市传统优势产能的海外再布局。在此基础上,重点和优先瞄准与中国签署产能合作协议的20多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二)利用多方资源,积极争取相关部门政策扶持。一是积极争取国家商务部支持并争取相关政策。推动继续完善规划布局、国别引导、保障机制和资金支持等各项政策,帮助我市企业争取诸如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或国际产能合作基金、丝路基金以及中非基金等支持。继续发挥政策引导和撬动作用,给予企业开展海外投资合作,前期费用、贷款贴息、资源类产品回运、经营场所租赁、海外投资保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方面的支持。扩大“走出去”统保平台支持范围,整体提升企业境外投资风险抵御能力。二是积极争取市级境外经贸合作区所在国政府的政策扶持。首先要主动就双边产能合作基金设立等问题积极与目的地国家当地政府进行沟通,同时还要争取合作区在税收、土地等方面对入园企业的支持。例如白俄罗斯就以国家立法的形式规定了中白工业园入园企业在税收、土地等方面享有独特优惠政策,对企业实行“10年免税,10年税收减半”,并承诺为全国各地投资商营造宽松的政策环境。
  (三)明确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开发模式,倡导组团“走出去”。“一带一路”建设参与的经济体众多、涉及面广、影响深远,再加上“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社会经济动荡、政治风险较高,因此,在国际产能合作实施过程中势必伴随着诸多的不确定性,甚至是一定的业务风险性。因此,我们要积极采取“政府搭台+企业运作”和“企业开拓+政府扶持”的建区和运营模式,推动包括泰达控股在内的国有大企业组成联合体或组团“走出去”,并尝试依托合作过的项目开展成片开发,有效增强“走出去”的稳定性、持续性和安全性,并有效提升组团企业在所在国政府和社会的话语权,从而更多地争取所在国的优惠政策,助力市级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
 
 
 
2018年6月5日       
 
  (联系单位及电话:天津市商务委员会,022-58665601)

  具体答复文件请点击下载:天津市商务委员会关于对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第0030号提案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