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向西开放“大通道” 陕西外贸企业抢占发展新“赛道”

来源:本网采编

发布时间:2021-07-02 15:34

2020年以来,为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影响,地处西部内陆的陕西省多措并举,全力支持外贸企业发展,终于实现2020年外贸逆势上扬、全省进出口总值创历史新高的良好局面。而在亮眼数据的背后,陕西外贸企业转型发展也呈现出新的气象:一些企业依托以“长安号”中欧班列为代表的对外开放通道和平台应对疫情影响,一些企业则调整市场模式和产品结构实现“出口转内销”,一些中东部外贸企业主动将产业西移,以抢占未来发展的新“赛道”。

用好“大通道” 实现大发展

“长安号”“无水港”“自贸区”“综保区”……通过积极搭建对外开放的通道、平台,陕西在向西开发中“承东启西”的区位优势愈发明显,一些外贸企业借此突破国际疫情传播带来的物流困境,实现了平稳发展。

从西安始发的中欧班列“长安号”目前开行面向中亚、南亚、西亚及欧洲的15条干线通道,覆盖欧亚大陆全境,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往来的“黄金通道”。疫情之下,中欧班列成为最安全可靠的国际运输方式,地处陕西的冠捷科技、隆基股份、陕汽重卡、中国西电等企业纷纷借力“长安号”班列,解决了国外市场“等米下锅”的难题。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长安号”班列发送的货物渐渐从“拼车”转为“专车”,外贸企业定制专列服务的需求呈现增长趋势。

2020年4月26日,一趟满载光伏产品的“长安号”中欧专列从西安新筑站始发,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等国抵达荷兰蒂尔堡。这些产品的发货方是国内光伏龙头企业隆基股份公司,公司物流部门负责人表示,以前从西安发往欧洲的光伏组件产品是从天津港海运,受疫情影响海运运力大幅减少,通过中欧班列运输有效保障了欧洲客户订单的准时交付。

借助于“长安号”这条大通道,地处西安综合保税区的陕西思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疫情期间确保了欧洲市场的发货,目前还准备积极开拓中亚市场。“作为一家主要生产液晶显示器设备的出口型企业,2020年我们通过‘长安号’发送了5万台显示器,占到了整体产量的一半。未来企业还将扩大生产规模,寻求突破发展。”思赢公司副总经理张莉莎说。

总部设在陕西南部秦巴山区腹地安康市的陕西鑫卓青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借助陕西对外开放通道平台谋求自身发展的典型企业。“虽然安康不沿边、不临海,不处在国内的交通主动脉上,但2020年5月安康上港无水港正式启动‘海铁联运’后,公司生产的各类电子产品借由铁路运输,从上海、青岛港口出海,销售至境外的46家直营店。”鑫卓青公司负责人谭启伟说。

“国际市场不要丢 国内市场不能放”

受制于疫情下的国际经贸形势,大部分外贸企业都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西安圣雪绒羊绒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刚表示,公司的羊绒产品主要供应海外市场,由于境外疫情持续反复,民众的消费愿望锐减,2020年初企业的海外订单一度下滑了50%。

同样受影响的还有陕西斯普瑞克工艺品制造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原本的拳头产品是供给美容美发行业的“教习用假发人头”,价格昂贵,完全针对境外市场。“疫情封锁之下,外国人理发的需求都变少了,行业整体萎缩,自然会波及我们,导致订单大量减少。”该企业负责人丁会霞说。

为了摆脱困境,陕西外贸企业将目光转向了“出口转内销”。依托秦巴山区的生态禀赋,斯普瑞克公司将国内市场的增长点放在了茶产业、有机肥料等农产品上;圣雪绒公司则积极布局国内市场的线下实体店,2020年在西安的3家实体店销售额超过600万元;鑫卓青公司自创品牌,利用和小超市、便利店的合作,把自主品牌的数据线、充电宝作为快消品售卖,目前仅在安康市就计划布店3000家以上。

“简单来说,就是国际市场不要丢,国内市场也不能放。”安康超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曹杰说。作为给国外品牌代工的电子生产企业,超美特公司客户遍布美国、日本,其客户包括沃尔玛、东芝等国际知名品牌,“国外市场萎缩,我们就加大为国内电器品牌生产关键零部件的力度,作出了生产调整。学会两条腿走路,才能让企业走得更稳更远。”

“企业跟着工人走”趋势初显

随着内陆地区对外开放度的不断提升,不少中东部地区的外贸企业正在有序迁至陕西。记者走访的外贸企业中有不少企业原址都在东部沿海地区。总结其搬迁的原因,一是看中“一带一路”向西开放的机会;二是随着大量产业工人返乡发展,中西部地区有了稳定的用工渠道,企业也决定跟着工人迁移。

2021年春节长假后第一天,在西安国际港务区“一带一路”临港产业园,作为2021年陕西省一季度重点项目之一的康佳先进制造业及相关产业项目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200亿元,计划建设康佳智能家电总部、康佳丝路科技城等。西安国际港务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孙艺民介绍,目前共有超过40家东部电子产品加工企业将产能转移到西安国际港务区,有的企业还将生产和研发部门全部转移到了西安。

思赢公司在2018年把企业生产线从深圳迁到西安。公司副总经理张莉莎表示,思赢公司当初选择将生产业务从深圳搬到西安综保区,除了看中西安在向西开放中的优势外,当地较低的人力成本和丰富的科教资源优势也是重要原因。“较低的人工成本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西部内陆地区物流成本较高的劣势,同时西安高校众多,优质人才资源也十分丰富,我们下一步将把深圳的设计研发部门也迁到西安来,实现企业整体转移。”

而在地处秦巴山区的安康市,当地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也吸引了不少来自广东、江苏等地的企业内迁。在安康新伟泰玩具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龙武眼中,东部工人流动性太大,不符合外贸企业需要稳定用工的基本需求。特别是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农村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很多产业工人不愿再背井离乡。

“倒不如把企业直接搬到产业工人的‘老家’去。”龙武说,“我们在安康有生产总部,周边还建立了10家社区工厂。这里的工人大多有工作经验,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干活,下班后还能照顾家人,用工非常稳定。企业去年把总部也从广东东莞搬到了安康市汉滨区。”

附件:

商务要闻

公示公告

使用外资

对外贸易

商贸流通

电子商务

用好向西开放“大通道” 陕西外贸企业抢占发展新“赛道”

来源:本网采编

日期:2021-07-02

2020年以来,为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影响,地处西部内陆的陕西省多措并举,全力支持外贸企业发展,终于实现2020年外贸逆势上扬、全省进出口总值创历史新高的良好局面。而在亮眼数据的背后,陕西外贸企业转型发展也呈现出新的气象:一些企业依托以“长安号”中欧班列为代表的对外开放通道和平台应对疫情影响,一些企业则调整市场模式和产品结构实现“出口转内销”,一些中东部外贸企业主动将产业西移,以抢占未来发展的新“赛道”。

用好“大通道” 实现大发展

“长安号”“无水港”“自贸区”“综保区”……通过积极搭建对外开放的通道、平台,陕西在向西开发中“承东启西”的区位优势愈发明显,一些外贸企业借此突破国际疫情传播带来的物流困境,实现了平稳发展。

从西安始发的中欧班列“长安号”目前开行面向中亚、南亚、西亚及欧洲的15条干线通道,覆盖欧亚大陆全境,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往来的“黄金通道”。疫情之下,中欧班列成为最安全可靠的国际运输方式,地处陕西的冠捷科技、隆基股份、陕汽重卡、中国西电等企业纷纷借力“长安号”班列,解决了国外市场“等米下锅”的难题。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长安号”班列发送的货物渐渐从“拼车”转为“专车”,外贸企业定制专列服务的需求呈现增长趋势。

2020年4月26日,一趟满载光伏产品的“长安号”中欧专列从西安新筑站始发,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等国抵达荷兰蒂尔堡。这些产品的发货方是国内光伏龙头企业隆基股份公司,公司物流部门负责人表示,以前从西安发往欧洲的光伏组件产品是从天津港海运,受疫情影响海运运力大幅减少,通过中欧班列运输有效保障了欧洲客户订单的准时交付。

借助于“长安号”这条大通道,地处西安综合保税区的陕西思赢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疫情期间确保了欧洲市场的发货,目前还准备积极开拓中亚市场。“作为一家主要生产液晶显示器设备的出口型企业,2020年我们通过‘长安号’发送了5万台显示器,占到了整体产量的一半。未来企业还将扩大生产规模,寻求突破发展。”思赢公司副总经理张莉莎说。

总部设在陕西南部秦巴山区腹地安康市的陕西鑫卓青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借助陕西对外开放通道平台谋求自身发展的典型企业。“虽然安康不沿边、不临海,不处在国内的交通主动脉上,但2020年5月安康上港无水港正式启动‘海铁联运’后,公司生产的各类电子产品借由铁路运输,从上海、青岛港口出海,销售至境外的46家直营店。”鑫卓青公司负责人谭启伟说。

“国际市场不要丢 国内市场不能放”

受制于疫情下的国际经贸形势,大部分外贸企业都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西安圣雪绒羊绒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志刚表示,公司的羊绒产品主要供应海外市场,由于境外疫情持续反复,民众的消费愿望锐减,2020年初企业的海外订单一度下滑了50%。

同样受影响的还有陕西斯普瑞克工艺品制造有限公司,这家企业原本的拳头产品是供给美容美发行业的“教习用假发人头”,价格昂贵,完全针对境外市场。“疫情封锁之下,外国人理发的需求都变少了,行业整体萎缩,自然会波及我们,导致订单大量减少。”该企业负责人丁会霞说。

为了摆脱困境,陕西外贸企业将目光转向了“出口转内销”。依托秦巴山区的生态禀赋,斯普瑞克公司将国内市场的增长点放在了茶产业、有机肥料等农产品上;圣雪绒公司则积极布局国内市场的线下实体店,2020年在西安的3家实体店销售额超过600万元;鑫卓青公司自创品牌,利用和小超市、便利店的合作,把自主品牌的数据线、充电宝作为快消品售卖,目前仅在安康市就计划布店3000家以上。

“简单来说,就是国际市场不要丢,国内市场也不能放。”安康超美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曹杰说。作为给国外品牌代工的电子生产企业,超美特公司客户遍布美国、日本,其客户包括沃尔玛、东芝等国际知名品牌,“国外市场萎缩,我们就加大为国内电器品牌生产关键零部件的力度,作出了生产调整。学会两条腿走路,才能让企业走得更稳更远。”

“企业跟着工人走”趋势初显

随着内陆地区对外开放度的不断提升,不少中东部地区的外贸企业正在有序迁至陕西。记者走访的外贸企业中有不少企业原址都在东部沿海地区。总结其搬迁的原因,一是看中“一带一路”向西开放的机会;二是随着大量产业工人返乡发展,中西部地区有了稳定的用工渠道,企业也决定跟着工人迁移。

2021年春节长假后第一天,在西安国际港务区“一带一路”临港产业园,作为2021年陕西省一季度重点项目之一的康佳先进制造业及相关产业项目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200亿元,计划建设康佳智能家电总部、康佳丝路科技城等。西安国际港务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孙艺民介绍,目前共有超过40家东部电子产品加工企业将产能转移到西安国际港务区,有的企业还将生产和研发部门全部转移到了西安。

思赢公司在2018年把企业生产线从深圳迁到西安。公司副总经理张莉莎表示,思赢公司当初选择将生产业务从深圳搬到西安综保区,除了看中西安在向西开放中的优势外,当地较低的人力成本和丰富的科教资源优势也是重要原因。“较低的人工成本很大程度上抵消了西部内陆地区物流成本较高的劣势,同时西安高校众多,优质人才资源也十分丰富,我们下一步将把深圳的设计研发部门也迁到西安来,实现企业整体转移。”

而在地处秦巴山区的安康市,当地丰富的劳动力资源也吸引了不少来自广东、江苏等地的企业内迁。在安康新伟泰玩具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龙武眼中,东部工人流动性太大,不符合外贸企业需要稳定用工的基本需求。特别是随着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农村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很多产业工人不愿再背井离乡。

“倒不如把企业直接搬到产业工人的‘老家’去。”龙武说,“我们在安康有生产总部,周边还建立了10家社区工厂。这里的工人大多有工作经验,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干活,下班后还能照顾家人,用工非常稳定。企业去年把总部也从广东东莞搬到了安康市汉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