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贸易评论》:关于WTO的未来

来源:本网采编

发布时间:2022-06-07 15:08

在世贸组织成立25周年之际,《世界贸易评论》的编辑们邀请了来自法律、经济和政治科学领域的一些学者来研究当今贸易体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作为专题的前言,《世界贸易评论》回顾了WTO的一些基本历史,介绍了WTO面临的将决定贸易体系未来的核心问题

多边贸易秩序正在动摇。自1995年世贸组织成立以来,该组织一直未能通过谈判达成任何重大的新协议。多哈回合谈判以失败告终,没有计划进行大规模的市场准入谈判。就连WTO内部涉及少数几个国家就特定问题达成的诸边协议也一直难以达成。

相反,WTO正越来越多地被成员绕过,达成双边和区域贸易协议。这些优惠贸易协定挑战了多边体系的一项核心原则——通过最惠国条款实现不歧视。这一原则是世贸组织前身关贸总协定的基础。

然而,虽然WTO的立法功能磕磕绊绊,但它多年来作为一个“国际法院”取得了成功。争端解决机制经常被誉为世贸组织的“皇冠上的宝石”。但近年来,争端解决机制引发了争议,美国和其他国家宣称,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裁决越来越多地体现了司法立法,超越了协议文本,创造了成员既没有协商也没有同意的新义务。

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对问题出在哪里给出了很多说法,但这些说法往往相互矛盾。一些人把问题归咎于投票规则。关贸总协定成立时,它是一个由美国和西欧主导的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俱乐部;投票规则是一个成员一票,许多重要决定需要“一致同意”。如果成员在基本问题上达成一致,那么确保所有成员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就更容易。然而,今天的世贸组织是一个由不同利益的成员组成的普遍主义组织。但却保留了其创始的投票规则。

其他人则表示,问题不在于规则本身,而在于成员的根本利益出现了巨大分歧。早些年讨论的问题可以通过互惠互利的协定来解决:例如,关税削减、边界规则和产品分类的协调。如今,有待决定的问题更具争议性。随着国际贸易从制成品转向服务和知识产权,关税的重要性低于边境法规和补贴,规则制定变得越来越复杂,难以达成新的协议。

最后,还有一些人指出,国际体系中的权力分配正在发生变化。

世贸组织可能在进一步自由化方面停滞不前,但它成功地维持了一个相对开放的贸易体制。以历史标准衡量,贸易壁垒较低,世贸组织成员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了条约义务。成员方基本上避免在国内市场重新引入公开的保护主义,即使是在经济低迷时期。虽然出现了一些公然违反法律的行为,但正式争端解决机制的崩溃并没有产生一连串的“无法无天”的行为。

同样,目前议程上的问题——数字贸易、电子商务、气候变化等都比以往许多问题困难。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就政府对经济的适当参与程度达成共识。

简而言之,如果要说WTO是失败的,无疑是错误的,但它也的确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面对日益增多的双边和区域协议,它的长期意义是值得怀疑的。

附件:

商务要闻

公示公告

使用外资

对外贸易

商贸流通

电子商务

《世界贸易评论》:关于WTO的未来

来源:本网采编

日期:2022-06-07

在世贸组织成立25周年之际,《世界贸易评论》的编辑们邀请了来自法律、经济和政治科学领域的一些学者来研究当今贸易体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作为专题的前言,《世界贸易评论》回顾了WTO的一些基本历史,介绍了WTO面临的将决定贸易体系未来的核心问题

多边贸易秩序正在动摇。自1995年世贸组织成立以来,该组织一直未能通过谈判达成任何重大的新协议。多哈回合谈判以失败告终,没有计划进行大规模的市场准入谈判。就连WTO内部涉及少数几个国家就特定问题达成的诸边协议也一直难以达成。

相反,WTO正越来越多地被成员绕过,达成双边和区域贸易协议。这些优惠贸易协定挑战了多边体系的一项核心原则——通过最惠国条款实现不歧视。这一原则是世贸组织前身关贸总协定的基础。

然而,虽然WTO的立法功能磕磕绊绊,但它多年来作为一个“国际法院”取得了成功。争端解决机制经常被誉为世贸组织的“皇冠上的宝石”。但近年来,争端解决机制引发了争议,美国和其他国家宣称,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裁决越来越多地体现了司法立法,超越了协议文本,创造了成员既没有协商也没有同意的新义务。

学者和政策制定者对问题出在哪里给出了很多说法,但这些说法往往相互矛盾。一些人把问题归咎于投票规则。关贸总协定成立时,它是一个由美国和西欧主导的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俱乐部;投票规则是一个成员一票,许多重要决定需要“一致同意”。如果成员在基本问题上达成一致,那么确保所有成员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就更容易。然而,今天的世贸组织是一个由不同利益的成员组成的普遍主义组织。但却保留了其创始的投票规则。

其他人则表示,问题不在于规则本身,而在于成员的根本利益出现了巨大分歧。早些年讨论的问题可以通过互惠互利的协定来解决:例如,关税削减、边界规则和产品分类的协调。如今,有待决定的问题更具争议性。随着国际贸易从制成品转向服务和知识产权,关税的重要性低于边境法规和补贴,规则制定变得越来越复杂,难以达成新的协议。

最后,还有一些人指出,国际体系中的权力分配正在发生变化。

世贸组织可能在进一步自由化方面停滞不前,但它成功地维持了一个相对开放的贸易体制。以历史标准衡量,贸易壁垒较低,世贸组织成员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了条约义务。成员方基本上避免在国内市场重新引入公开的保护主义,即使是在经济低迷时期。虽然出现了一些公然违反法律的行为,但正式争端解决机制的崩溃并没有产生一连串的“无法无天”的行为。

同样,目前议程上的问题——数字贸易、电子商务、气候变化等都比以往许多问题困难。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就政府对经济的适当参与程度达成共识。

简而言之,如果要说WTO是失败的,无疑是错误的,但它也的确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面对日益增多的双边和区域协议,它的长期意义是值得怀疑的。